创作诗词发表(书法创作诗词)

作者:永信网络科技 2022-01-27 浏览:19
北京三甲医院预约挂号热线18514096078!办理业务有挂号,检查提前,住院提前,试管婴儿!!
导读: 诗词写作的“九阳神功”,诗词欣赏的“九阴真经”诗词入门(一本书讲透诗词的格律、创作和欣赏。部编语文教材总主编、原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温儒敏教授力荐。)不止是欣赏、创作诗词的必读之书也是提升语文核心素养的必读之书徐晋如著中华书局出版2021年4月第一版《诗词入门》书影出版了王力《诗词格律》的中华书局,现...

诗词写作的“九阳神功”,诗词欣赏的“九阴真经”

微信号:18514096078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复制微信号

诗词入门(一本书讲透诗词的格律、创作和欣赏。部编语文教材总主编、原北京大学中文系主任温儒敏教授力荐。)

不止是欣赏、创作诗词的必读之书

也是提升语文核心素养的必读之书

徐晋如著

中华书局出版

2021年4月第一版

诗词入门之道原来如此简单

《诗词入门》书影

出版了王力《诗词格律》的中华书局,现推出这本新的经典

市场上谈诗词写作基础知识的书有千千万,但只有这一本能得到新诗权威谢冕教授、部编语文教材总主编温儒敏教授的鼎力推荐。

当代诗词界编写诗词教材和准备编写诗词教材的诗人有千千万,但只有本书作者才能获得《中华读书报》的青睐,在该报开设“怎样学写古诗词”的专栏。

《诗词入门》就是作者在《中华读书报》专栏文章的辑集,是真正从读者的立场去写作的一本诗词欣赏和写作的导引之作。

全书没有任何空虚的理论,书中所有的结论,都来自作者创作的实践,教学的体悟,所以能把诗词写作讲得明白透彻。

作者徐晋如,有《大学诗词写作教程》一书,曾创下了三天销售二千册的骄人纪录,当代诗词界无数人是通过学习《大学诗词写作教程》学会诗词创作的。

而在《大学诗词写作教程》出版14年后,作者又新推出了另一部讲诗词写作的新书《诗词入门》。如果说《教程》所针对的对象是大学中文系专业的学生,那么,《诗词入门》就是写给所有诗词爱好者,意图帮助他们写好诗词的一本更普及、更好看的书。

诗词作为一门文字的艺术,自有其艺术规律,更有着切实可行的学习方法。自清末以来,各种教人作诗填词的著作,几可汗牛充栋,但它们中的绝大多数,只是讲到押韵平仄的死规矩,却几乎完全不涉及怎样写出优秀的诗词作品的“活法”。其他人讲“诗词入门”,都像是要教你开车,却只讲了交通规则,徐晋如先生的这本《诗词入门》却是在教你怎样开车。

首先,这是一部优秀的诗词家所著成的普及性著作。作者久负诗名,深明诗词创作的甘苦,故能将好诗好词何以产生,讲得明白简易,启人至深。

其次,本书是作者长期教授诗词写作的经验结晶。自2006年起,作者一直在高等院校开设诗词写作课程,在长期的教学实践中,归纳出一套严谨的教学体系,即像学习书法一样地去学习诗词的创作,通过模拟古人的名作,而达成变化,直至自成一家。这套教学体系已经实践证明,对提升学员的诗词创作水平极有神效。

再次,本书中的大部分内容,曾在《中华读书报》国学版作为专栏刊出,因需要面对的是诗词零基础的读者,故作者下笔行文,轻松活泼,天趣盎然,说诗论词,深入透彻,而又浅近明白,备见功力。

本书是在当代中国古籍出版第一品牌大社中华书局出版的。出版了王力《诗词格律》的中华书局,现推出徐晋如先生的《诗词入门》,并要在明年重版徐晋如先生的经典著作《大学诗词写作教程》,对这两本书的重视程度不言而喻。1938年10月,中华书局曾出版过谭正璧先生所编的《诗词入门》,专述诗词基本知识,以供爱好诗词者学习,而在八十多年后,中华书局没有选择重版谭先生的著作,而是新出版了徐晋如先生的《诗词入门》,就是因为后者更实用、更易学,也更好读。

本书不止能帮助诗词爱好者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也能帮助更加广泛的人群去欣赏诗词,对那些不朽的作品悠然心会。



作者徐晋如,号胡马,江苏盐城人,当代著名诗人、词人、古文家。2016年《南方人物周刊》“青年领袖”得主。1994年由理工医农科考入清华大学中文系,为复系以来第一届本科生,1996年转学至北京大学中文系,1999年毕业。是唯一一位本科读过清华北大两所顶尖高校的学子。2005年,以同等学历考取中山大学古文献研究所博士生,师从岭南大儒陈永正先生。并先后受业于周笃文、张卫东、龚鹏程诸名宿。有《忏慧堂集》《大学诗词写作教程》《长相思——与唐宋词人的十三场约会》等著行世。与陈永正教授共同主编《百年文言》,与周笃文教授共同注析《宋词三百首》。现为深圳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兼任深圳市儒家文化研究会会长。



本书目录

序/红娟

相对于时下坊间敷浅从俗的讲述诗词作法的书籍,本书更实用、更易学,也更好读。

为什么要学写诗词

读诗学诗,便是与往圣先贤交朋友,便是在倾听那些美好的灵魂的吟唱。

好诗都被唐人做完了吗

学诗学词者,放宽眼界,虚心面对从《诗经》《楚辞》以降直至今日的诗国传统,才有可能成为领风骚的才人。

写出好诗词并不需要特别的天赋

凭藉修养,达成古雅,这就是中国古人作出好诗好词的最大的秘密。

什么是诗词的格律

平仄与押韵的规律就是诗词的声律。有人称之为诗词格律,这一说法是不对的,古人格与律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诗词怎样才能押上韵

我们判断一首诗是否押韵,不是看它在甲地的人念来押韵,或乙地的人念来不押韵,而是看诗中的韵脚是否在韵书里同一个韵部中。

《声律启蒙》与声律启蒙

前辈诗人李汝伦先生有一次曾对我说,教人作诗,应该从《声律启蒙》《龙文鞭影》这些传统所谓的蒙学书开始。

从读写中学平仄

通过练习对对子去掌握平仄,这是古代学童学习平仄的不二法门。

从近体开始学写诗

近体诗是唐代新产生的诗体,包括全部的律诗和一部分的绝句,声律有着严密的规则。

学诗先学属对

我们可以从古人的五律、七律中挑选对仗的句子,取其上联或下联,另对一句,以作练习。

工对的技巧训练

书法领域有一句名言:“初学分布,但求平正;既知平正,务追险绝;既能险绝,复归平正。”诗中属对的道理是一样的。

属对的三个要诀

需要注意的是,在训练对对子时,不能机械重复自己的语言习惯,而应先之以识见,要知道该朝哪一方面努力。

近体诗的粘对

一开始学作近体诗,就必须严格按照它的声律来写,如此才不会思想懒惰,总是用最先想到的日常词汇去写诗,写出来的全是没有诗味,不雅驯的口水诗、顺口溜。

从五律开始,从摹写开始

从五律开始学作诗,由五律扩充到七律,再去学七绝,这是古人学习近体诗的基本门径。

因联而成诗

其实一般的诗人作诗,大多也是先得好句,再成整首的。

炼句与诗的语言

诗的语言最重要的特征就是凝炼,所以要省略掉一些日常语言中通常会有,但在诗中却可有可无的成分。

从五律到七律

七律像是一部完整的电影,有故事,有动作,有声音,呈现出更加丰富的声光效果。

如何妥帖地排布意象

一首诗,一阕词,都是很多的意象的组合。每一个意象不能各自为战,不能彼此之间了无情思,而应该存在着有机的联系。

诗的篇法基础:虚实相生

诗中形象多而情感意思少,是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补救的,反之如果诗中情感意思多而形象少,也同样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补救。

诗词中的时间

诗中的时间,不能孤立地存在。当你在诗中举出一个时间时,一定要想着另外还得安排一个时间与它相对比。

诗词中的空间

空间不能是静态的、孤立的,而应该是活动着的、与其他的空间联系着的。

七绝的章法

七绝更依赖于诗人的天赋,而非后天的学养。但我们可以通过学习七绝在篇章上的法度,学习它在时空变换上的手段,来熟悉七绝的作法,进而讲求其悠远的声味、绵长的韵致。

诗意的升华:借题发挥

曹文轩先生常常说,以前俗小说总是讲,“有话则长,无话则短”,而实际上真正能成为经典的小说,反倒是“无话则长,有话则短”的。写诗同样要“无话则长,有话则短”。

古体诗的声律

五言古诗、七言古诗就要力避律句,而七言歌行则完全不须回避律句。只有熟练掌握近体诗的平仄粘对,才会对古体诗的声律有深切的理解。

五言古诗的仿作

这是古人所走过的正路,我们今天跟着走,可以节省很多摸索的工夫。

七言古诗的笔法

七言古诗往往纯以气行,篇幅又较长,很难在下笔之先,设计出严谨的篇章结构。而一般是跟着情感的自然脉络走下去。在这一过程中,就要注意运用“端庄杂流丽,刚健含婀娜“的笔法了。

词别是一家

词与诗有不同的审美标准,有不同的学习门径,能写好诗的,未必能写好词,反之也一样。

奉谱填词

古典文体之所以能成经典,就因为它们不像民间的文学一样率意,而有着严谨的程式。

词的分片

因为词有分片,每一片就相对独立,在结构上就和古近体诗有很大分别,而与分作数解的乐府诗相近。

词的分句

苏轼《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的末三句:“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大多数人标点作:“细看来、不是杨花,点点是,离人泪。”这样标点,显然是不懂得词的分句要依本于其音乐,而强作解人。

学词步骤

长调的句式、格律、笔法、结构,与诗全然不同,乃真所谓“别是一家”,循此以进,才能得词的要眇宜修之致。

词的用笔

朱庸斋先生一辈子填词,教词,其《分春馆词话》一书,是朱先生的度人金针,核心即在词的用笔。

后记

本书所讲的学诗的方法,早经两千多年的诗文传习的历史所证明,的确是切实可行的。任何有志于诗学的人,只要肯按照本书所讲的方法,勤于背诵临摹,自不难写出合格的诗词,更不难对历代名篇产生独特的体悟。



本书出版之前,以“怎样学写古诗词”之名,在《中华读书报》以专栏形式连载一年多。以下是2018-09-12《中华读书报》记者对作者进行的开栏访谈:

编者按:

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节目引发全社会读诗词背诗词的热潮,但从古以来,中国的学问传统都是讲究实践的,而不止于简单的记诵。正如国学经典《礼记·学记》所云:“不学操缦,不能安弦;不学博依,不能安诗;不学杂服,不能安礼;不兴其艺,不能乐学。”诗词写作曾经是中国古代文人必备的文化技能,今天也有数量极其庞大的人群希望掌握诗词写作的基本格律、写作技巧。

为此,中华读书报经过一段时期的策划,并约请了著名诗人、深圳大学副教授徐晋如博士,从2018年9月起,开设“怎样学写古诗词”专栏,初步计划的节奏为每月两篇。进入现代社会,人们还需要学习诗词写作吗?如果一切好诗都被唐人写完,我们还有必要学习诗词写作吗?是否只有天赋高的人才能写好诗?带着这些问题,在栏目正式推出之前,我们采访了徐晋如博士。

诗词入门之道原来如此简单

徐晋如先生

徐晋如

“怎样学写古诗词”开栏访谈——

徐晋如:诗词写作是君子之道

中华读书报:诗词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代表,即便是激烈反对“国学”,崇拜西方文化的家长,也不反对让自己的孩子去背诵诗词。但很多人认为诗词只要欣赏就好了,有什么必要去学习写作呢?

徐晋如:我的博士专业是古典诗词文献学,我入学考试时,专业卷题目有三十个对子,我导师陈沚斋先生出上联,要求我们对出下联。一个对子一分,对出三十个对子就是三十分。这一题我当然拿了满分。有一位著名的古文字学教授,就对他说:“陈某某!新文化运动都过去八十多年了,你还搞这个!”这位古文字学家的意思是,对对子是旧文化,应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里去。他的思想很具代表性,在我看来,其实是体现了一种民族自卑情结,就是认为传统文化没有用,竞争不过西方。不主张去学习诗词写作的人,大抵也是认为诗词写作没有用。但一切都讲有用的社会,决不是一个值得追求的社会。因为只讲实用只讲效率的社会,本质上是一个巨大的机器,人人视他人为零件,而不视作活生生的人,这是非常可怕的。文化是社会运作的基础,张之洞《劝学篇》说:“天下之事,其表在政,其里在学。”有着优秀的文化的民族,才是伟大的民族。中国文化之所以优秀,就是因为它是诗性的文化。诗是中国文化的灵魂。在中国所有的文体当中,诗最重要,地位最崇高。中国古代没有文人不会作诗。一部中国文学史,几乎可以和中国诗的历史划上等号。

为什么会这样呢?孔子说过:“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为己的学者,求学问道都是为着自己人格的完善;为人的学者,没有向道之心,希贤希圣之志,问学是为着功名利禄,求知是为着飞黄腾达。学问为己不为人,这一思想极深刻地影响了中国人。以致传统中国的一切学问,无论经学、诸子、史学、文学,必示人以安心立命之方,必要让人学成大人君子。人类内心的情感,通过精妙的语言,动听的声韵而真诚地表达出来,就是诗。诗必须依赖于真实的情感,最作不得伪,写诗是最为己的学问实践,这是中国文化最重视诗的根本原因。

孔子的教育实践,就是从教诗开始。他曾经教育儿子孔鲤要学好诗,因为诗可以感发性情、可以观察民风民情,可以让人合群,可以表达心中的怨悱之情。诗能培养出一种温柔敦厚的性情,持有这样性情的人,无论是在家尽孝,还是出来做事尽忠,都会应付裕如。至不济,诗还可以让人多认识一些鸟兽,多分辨一些草木。孔子所说的诗,当时仅指《诗经》,但流传到后世的中国诗词的精萃,都可作如是观。诗词是中国古代文人美好心灵的展示,一个品行卑污的人,不可能成为优秀的诗人词人。偶有人品不足而诗词尚可流传的,至少他们在写诗填词的瞬间,心灵还是纯净的美好的。读诗学诗,便是与往圣先贤交朋友,便是在倾听那些美好的灵魂的吟唱。学写诗词,更是学习往圣先贤的君子人格的过程。

是否只要多背诵一些诗词,就是学了诗词呢?我可以明确回答:绝对不是!任何学问,都必须要进入到实践的层面,才算是真能学得通透。倘使学一门学问,只是被动地接受老师的讲解、书本的指引,而没有经过自身的实践体悟,既不会对这门学问产生真正的热爱,更不会对这一门学问有着真切的掌握,学问和你的生命成长、人格完成漠不相干。很多中文系研究诗词的教授,本身却一句优美的诗句都吟不出来,只好把鲜活的万古常新的诗词当作尸体去解剖,这是何等可悲的事呢?光是背诵而不仿作,便如习字而不肯临帖,没有实践的经验,切身的体会,绝无可能领略到诗词的精妙幽微之处,无法分辨庸情劣韵与天才的高蹈深沉之作孰高孰下。正如没有临过帖的书法爱好者,总是容易对甜俗的字产生好感,却对高古质朴的书法敬谢不敏。我们常看到一些“明星学者”,在电视镜头前夸夸其谈,大讲诗词的大美大爱,可总也搔不着痒处,便是因没有实践的本领,自身对诗词的体悟也只能是肤浅的。

中华读书报:您的《大学诗词写作教程》出版至今12年了,在青年诗词爱好者当中影响尤其巨大。您是否认为,大学中文系都该开设诗词写作课呢?

徐晋如:今天无论是在大学中文系里,还是在中小学语文课上,学生都很难学到诗词写作的基本要求、基础技巧。大学中文系的主干课程是文学史,这种教育方式完全从西方舶来,看起来很成体系,洋洋大观,实际上却把我们中国人的精神血脉和中国文学的主流彻底割裂了。唐宋人写诗填词,唐宋以后元人、明人、清人仍然写诗填词,他们都没有学过文学史,但传统却能代代相传,薪火不绝。直到今天,台湾和香港地区的大学中文系,也大都不开设文学史课程,而是以《诗选与诗的写作》《词选与词的写作》《文选与文的写作》《曲选与曲的写作》这四门课为主干课程。我总以为,诗词写作应该成为中文系毕业生的必备技能。现在是老师既不教,学生也不会,中文系毕业生对传统文化就只有肤受的认知,不能生出对文化传统的衷情挚爱。从事中国文学研究的博士、教授们,把中国文学做得越来越像历史学、社会学,乃至引入数据统计,把文学研究变成纯粹的科学研究。原因就在于,他们自己不懂创作,也就无法从审美的角度去体悟文学。更不要说通过文学去变化气质,滋养心灵了。中小学语文教师没有创作实践,也就不可能懂诗词,更加不能向学生揭示诗词之美,只好把分析白话文的一套公式拿来套诗词。教师讲得辛苦,学生听得昏昏欲睡,这样的教育究竟是成功还是失败呢?所以,无论是为了自己的人格成长,还是为了对诗词之道的真切理解,都该一面读,一面写。读是为了写得更好,写是为了读出佳美绵长之味,这才能真地懂得诗词,也才能让诗词滋养生命。

诗词入门之道原来如此简单

浙江古籍出版社版《大学诗词写作教程》书影

中华读书报:您刚才说的不学写作可能面临的窘况,那么学习诗词写作,又有什么好处呢?

徐晋如:学诗词对心灵最有益。如果说数学是思维的体操,诗词就是情感的体操。学诗词首先会让你成为一个真诚不妄的人。一个人如果乏诚欠真,对自己、对世界都苟且了事,写不出好的诗词作品。历史上的诗词大家,无不秉其忠厚之心,才能成就其文学的不朽。学诗词的过程,就是操练情感的过程,让人去其鄙吝,成其忠厚。诗词都要求雅求美,不主张偏激暴戾,学诗词的人也就必然趋向于温柔敦厚的性情。

诗词创作的高下,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诗人词家的创造力的高下。学诗词可以训练想象力和语言的组织能力,易于培养出具有创造性思维的人。古人所谓的“诗家语”,其实就是最精切、最美丽也最活泼的语言,学写诗词,是要求自己追求“诗家语”,这必然会让人思维更活泼,语言更精炼。很难想象,一个能写出精妙的诗句的作者,会是一个头脑僵化、语言乏味的人。相反,学写诗词自能让人遇事灵活,语言切当。

诗词创作能力,是一个人传统文化水平的最直观的体现。人常说字是一个人的第二张脸,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肯定会加分。但世上既然有样貌俊美的绣花枕头,当然也就有腹内空空的书法艺匠。真正能看出一个人的国学素养的,是他所作的诗,所写的词,乃至他所撰写的对联。因为诗词联不要说写得好,就单是写得像样,也得具有相当程度的国学知识。在传统时代,能作诗,会写古文,是对每一个读书人最基本的要求。清代名臣曾国藩认为,中国的学问分为三大类,分别是义理、考据、辞章。诗词创作属于辞章之学,古人把辞章之美称为辞华,华就是花,能作好诗词,便如一株树木开出了美丽的花朵,自然生意盎然。

中华读书报:鲁迅先生有一段名言:“我以为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此后倘非能翻出如来掌心之齐天大圣,大可不必动手。”(1934年12月20日致杨霁云函)您如何评价他的话?

徐晋如:且不说这番话是鲁迅在杨霁云来信盛赞他的诗作后的自谦之辞,一切好诗到唐已被做完的说法,本身就是错误的。

文学史上说“诗至唐而盛”,本来没有错,但只是指的:(一)唐代各种诗的体裁都已完备,无论是三言、四言、五言、六言、七言还是杂言,不管是乐府、古风还是近体诗,都有蓬勃的发展。(二)唐诗包含了各种可能的风格,包蕴着各式各样的情调。无论是气格的高卑浓淡,格调的飘逸雄浑,你能想到的所有的风格,唐诗中都有,不再像以前那样,一个朝代就是一个朝代的诗风,较为单一。(三)作者的范围无比广大,社会上各个阶层都有人写诗。从皇帝到盗贼,从出家人到女性,都有诗人涌现。这在之前的朝代是无法想象的。把“诗至唐而盛”这句主要在描述唐诗盛行于世、唐诗深入人心的话,理解为诗在唐代,已好到极致,后世皆莫能及,完全不符合文学史的真相。

唐诗固然绝代风华,一唱三叹,但接踵其后的,是以筋骨思力见胜的宋诗。宋诗在语言上尤其有着独特的创造,它把唐诗侧重表现、描绘的语言,变而可以深入地刻画。宋诗不像唐诗那样通俗,那样易于为人接受,宋人更像是口嚼橄榄,第一口是酸涩的,但多咀嚼几口之后,就有了回甘。历史上有数量庞大的读者,更加喜欢宋诗而并不怎么喜欢唐诗。宋人有苏轼黄庭坚,便正如唐代有李白杜甫,苏黄在当时及后世诗坛的地位、影响力,都可与前代的李杜相埒。宋代大诗人还有欧阳修、王安石、陈与义、陈师道,以及钱锺书先生所推崇的宋初诗人王令,等等。秦观以词见长,他的后期诗作,却严正高古,自成一家。女词人李清照的诗作,沉雄重大,与其词风迥不相侔。

与宋代同时存在的辽、金,都有不少优秀的诗人,尤其是金代的元好问,与宋人中黄庭坚、陈与义、陈师道这些诗人相比,毫不逊色。今人只知道元曲是唐诗宋词之后,又一个文学高峰,但元人自己,决不会把剧曲、散曲看得很高,反倒是对自己的诗很有自信。被元人推崇的,是元诗四大家:虞集、杨载、范梈、揭傒斯,另外还有著有《雁门集》的萨都剌,都不可等闲视之。

人们常说明朝人诗过重模仿,因此没有好诗。其实一切艺术都必须开始于模仿,明朝诗并不差劣,只是其成就上不及唐宋,下不及清罢了。这原因是明朝很多诗人只肯模仿盛唐,不肯去学习离自己更近也有全新创造,别开诗世界的宋诗,出路太窄,这才给人以明朝无好诗的印象。但在明清易代之际,顾炎武、傅山、陈子龙、屈大均、黎遂球、陈恭尹等等,慷慨悲凉,无愧诗史。被迫降清的钱谦益、吴伟业等人,诗作无论笔力意思,都雄杰一世。钱氏七律组诗,直追杜甫,吴伟业更以其“梅村体”歌行,永远进入文学史的殿堂。即使是被清议所讥,戏曲舞台上画着白豆腐块脸的“权奸”阮大钺,他的诗无论在语言上还是意境上,都有值得学习的地方。明末的诗家,因为不囿于唐诗的习气,善于学习宋诗在技法上的经验,更加上沧桑巨变带来的心灵痛苦,所以能成其大。

清人学诗的心态最为开放。杜甫说过“转益多师是汝师”,清人无论是唐诗宋诗,还是汉魏古诗,乃至近在元明、近在当代的诗,都拿来学习。又加上清代人重视学问,读书远比前人为多,所以可资创作的诗料也就更充足。这样,清代诗就兼得唐宋之长,在整体成就上,形成了中国诗史上的青藏高原。清代中叶的郑珍,本身是经学家,他的诗能用平淡真朴的语言,写出动人心魄的至境,能把平庸琐屑的日常生活写得诗意盎然,著名学者胡先骕先生评论他是杜甫以后第一大诗人,这一说法得到很多诗家的认可。又如龚自珍,瑰伟雄奇,镕《庄子》《离骚》于一炉,令人目眩神迷的风格之外,是其深刻的历史洞见。清代尤其是到同治、光绪以后,写出好诗的全部奥秘,写诗的一切技法,都被当时的诗人掌握,诚所谓能集三千年诗国的大成。所以,当代有成就的诗坛大家,无不重视同治光绪朝以后的诗。当时除了有沈曾植、陈三立、陈宝琛这些被称作“同光体诗人”的大家,还有气壮山河,腾越千古的丘逢甲,融铸新词,形成更加奇伟的风格的黄遵宪,芳馨悱恻,字字含情的黄节……清代诗坛尤其是同光诗坛的每一位大家,其作品的成就与唐代的大家相比,绝不逊色。新文化运动的主将陈独秀,本身也是一位大诗人,他的诗不加雕饰,却自有龙瞻虎视的气概。大书法家潘伯鹰,学贯中西的大学者陈寅恪,还有毕生以诗鸣于世的杨云史,都足可在诗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新文学作家中朱自清曾从黄节学诗,是新文学派里诗写得最好的。所有这些大诗人,都有着共同的特点,就是不囿于一朝一代,博采兼收,而尤其重视近代的诗作。而著名的新文学家郁达夫的诗,因为只是学晚唐杜牧的七绝,和清代黄仲则的七律,门户不广,格局太小,也就不能成为大家。

人们又常常以为词是宋代的“一代之文学”,宋代的词为他朝所不及。但唐五代词相对宋词,自有其高卓不群之处,宋词作家虽众,又有谁在词史上的地位能与李后主相比呢?金代的元好问不但诗是大家,词亦是大家。明初刘基,也就是民间熟知的刘伯温,有两句词:“蝴蝶不知身是梦,飞上花枝。”何尝不是惊心动魄?明末的陈子龙,明朝的遗民屈大均、今释澹归,他们的作品堪称是以血写就的真文学。清代的词,号称中兴,无论是在词作数量、整体质量、思想意义、流派风格等各个方面,都全面超越了宋词。相对于宋词很多的流连光景、伤春悲秋的囿于一己之情感的作品,清词多有家国情怀,政治寄托,境界要大得多。学诗词的人,如何能用“唐诗宋词”的说法把自己束缚住呢?

清代赵翼诗云:“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学诗学词者,放宽眼界,虚心面对从《诗经》《楚辞》以降直至今日的诗国传统,才有可能成为领风骚的才人。

中华读书报:有一种观点认为,诗人都是天生的,所有的好诗好词,都是“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又有人说,大匠能予人规矩,不能予人以巧,诗词是不可教,不可学的。能教能学的,不过是诗词外在的形式,如近体诗的平仄安排和押韵规则,古体诗如何避免蹈入近体诗的声律窠臼,一首词的词谱定格,该在何处用领字,该在何处用对仗,等等。当代有很多的诗词爱好者,写了很多年,诗词的声调平仄掌握得十分圆熟,立意也十分明晰,可写出来的偏偏不是诗,没有诗的神味。是不是可以这样说,诗词是不可能教好的呢?

徐晋如:在行家看来,诗人固然是天生的,但“写诗的人”却可以培养。

诗人一词,不是在形容一种职业,而是在形容一种人格。诗人,是永远不肯与流俗妥协,永远与平庸卑贱相抗争的人。在世俗的眼中,诗人的生命太沉重,太痛苦,其实诗人自己,又何尝不知道自己的生命是如此地沉重痛苦?但他们无法摆脱诗人的宿命,直至生命完结。诗人的性情是天生的,一旦生成,就永远不会被改变。正如屈原所云:“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这样的人,当然是人群中的极少数,写出《离骚》《天问》的屈原,写出《饮酒》《读山海经》的陶渊明,写出《古风五十九首》《蜀道难》《将进酒》的李白,写出《秋兴八首》《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北征》的杜甫,就是这样的诗人。而文学史上大多数作家,并无这些诗人那样激烈而执著的性情,他们又是如何凭自己的作品而不朽的呢?

近代学者王国维深刻地解释了这个问题。他在《古雅之在美学上之位置》一文中指出,文学史上无数的诗作词作,它们之所以能让人喜欢,并不是因为其表现出诗词家特立独行的个性,激烈执著的性情,而是因为它们有雅意,让人感受到审美的愉悦。王国维举例说,西汉的匡衡、刘向,东汉的崔瑗、蔡邕,他们所写的赋,其文笔的优美宏壮,远在贾谊、司马相如、班固、张衡之下,但我们仍然喜欢他们的作品,便因他们的作品有高古典雅之气。他又说,唐宋八大家中,曾巩的古文不一定比得上苏轼、王安石,南宋词人姜夔的词,单从情感是否浓烈、能否动人上说,远不如北宋的欧阳修、秦观,而后人也同样钟爱,也是因为其文其词雅意流行。写诗的人,就是能写出古雅的诗词作品的人。达到古雅的境界,并不需要特别的天赋,需要的是什么呢?王国维解答说,需要的是修养之力。他认为,即使天分在中智以下者,经过修养,也可以有古雅的创造力。凭藉修养,达成古雅,这就是中国古人作出好诗好词的最大的秘密。

古雅的反面是浅近低俗。唐代诗人元稹和白居易,因为他们喜欢追求浅俗的诗风,被文学史家们评为“元轻白俗”,地位不高。把白居易与李白、杜甫并称,是近几十年新文学史家们的新鲜发明,与千年来人们的普遍见解相左。为什么浅近低俗的东西不好呢?因为只有带给人惊奇与超拔的感觉的,才是真的艺术。

要写出千古传诵的佳作,固然需要一定的天才,但普通人经过正确的有步骤的训练,都可以写出不错的作品。你只要随便翻翻书,就会发现,古人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家,至少每一首诗词都是可读的,而今天很多文化名人写的诗词,都令人不忍卒读。何以会这样?难道任意一位古时候的乡间塾师,所谓的“村夫子”,在文学天赋上都要完美碾压当今的文化名人?当然不是!原因很简单,古人接受的教育与今天的人们完全不同。相对于今天的那些完全不知声律而率尔操觚的文化名人,相对于今天那些数量极其庞大的自娱自乐的诗词爱好者,古人的优势在于,他们接受了专业的系统的诗词写作训练。正因古人有专业的修养,他们写出的作品,都具有古雅的基本面目,也就必然都是可读之作。

中华读书报:那您认为当代很多诗词爱好者写不好诗词,就是因为没有经过专业的系统的写作训练吗?

徐晋如:也有一个态度问题。当代绝大多数诗词爱好者,他们其实爱好的并不是诗词,而是“通过诗词来表达自己”。就像进KTV去唱歌的人,喜欢的只是通过唱歌来宣泄压力,并不真的热爱音乐。这些“诗词爱好者”从来不爱读别人的诗,当然也不爱读古人的诗,就像KTV里的“麦霸”,并没有兴趣坐下来静静地欣赏经典的唱片。持有这样的态度,自然无暇顾及诗法的研讨、诗艺的提高。

诗词写作的种种规矩、技巧一点也不神秘,也不难掌握,但前提是要肯沉潜,肯入古。能入方能出。先求古雅,才能雅俗共赏;先求近古入古,才能古为今用。中国人几千年来在文艺领域积累的全部经验,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模拟名作,达成变化。”像书法临帖一样地去临摹古人的作品,先求得古人的神味气息,再去追求个性面目。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昆曲教育家张卫东先生提出了学习传统文化的五字诀:熏、模、学、练、默。所谓的熏,就是要接受传统文化的熏陶,长久地受熏,才能潜移默化。学诗词不妨也培养一下对书法、国画、戏曲等传统艺术的兴趣。所谓的模,就是模拟,在书法是临摹,在诗词是仿作,在昆曲是跟唱。所谓的学,是指要主动学习、主动探究,这才能提升修养,艺术精进。陆游说过,“汝果欲学诗,工夫在诗外。”学,不止是去读诗读词,更要去了解中国诗歌的历史、历代的文学观念,甚至经史子集多方面的学问,这些诗外的工夫才是能写出好诗的根本。所谓的练,是指自己知道要领之后,勤加练习。所谓的默,是孔子所讲的“默而识之”的默,是学问的化境,能把由书本之上、师长那里得来的知识,参以实践体悟,内化为生命。

书法上有“入帖”与“出帖”的说法。所谓入帖,指学书必须从临习古代碑帖入手,达到形似神似。初学者必先入帖,才不会走偏,写成丑书俗书。入帖以后,才能谈出帖。出帖是融会贯通碑帖中的技巧法则,通过书法展现内心的世界。学习诗词也一样。只有入古,方能出古。很多初学者总是急于表达自己的情感,认为自己写的诗词一字移动不得,而忘记了只有学好诗词,才能借助诗词更好地抒情达意。又有很多诗词爱好者,不肯从熏模学练的功夫做起,不愿或懒得摹拟名作,写得再多,也不过是机械地重复自己,就像书法不入帖,写字再多,也不过是在重复自己错误的书写习惯罢了。

大书法家潘伯鹰先生在有人问及为什么写字要临摹古人时,回答说:中国几千年来书法家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技法经验,你不去学习接受,反而要全部推翻,重新来过,岂不是自讨苦吃?学诗词而不肯学古,又何尝不是在自讨苦吃?

中华读书报:谢谢您,十分期待您的专栏。

徐晋如:其实我比您更加期待。拙著《大学诗词写作教程》得到读者的抬爱,但我深知,本书是专写给大学文化程度特别是大学中文系的学生看的,十年前,友人秦鸿先生在给这本书第二版所写的序里说:“如果说还有什么缺憾的话,那就是它指引的是已经具备一定的独立思考能力的大学生,我们还缺少一本面向更为年轻的读者群的教程,而这个群落的人数正在急剧扩充。”我知道全国有不少优秀的中学语文教师,在教他们的学生写诗词,而且都用我的《教程》做教材。但《教程》对一般初学者而言,其实是不太合适的。我现在要撰写的这个专栏,是我写诗二十多年,特别是教诗十多年的经验的总结,就是希望能让零基础的人,学好诗词,不走或少走弯路。期待读者朋友的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处:永信网络科技,如有疑问,请联系(18514096078)。
本文地址:http://tlxxq.cn/post/86997.html

北京三甲医院预约挂号热线18514096078!办理业务有挂号,检查提前,住院提前,试管婴儿!!

相关文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复制成功

微信号: 18514096078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我知道了
添加微信

微信号: 18514096078
添加微信好友, 获取更多信息

一键复制加过了
18514096078
微信号:18514096078添加微信
18514096078